<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中國庭審直播這些年

    2020-07-30 09:04:00 來源:法制日報·法治周末


    庭審公開的形式不斷完善,從最早的廣播、電視再到目前的互聯網直播,便利性、交互性不斷提高;從最早的單向收看到目前可以通過留言、評論、回看等形式,加強了公眾的參與感

     

    法治周末記者 孟偉

    “最近下飯的視頻竟然是看中國庭審公開網的庭審直播?!?/span>

    “觀看庭審直播一直在同情被告,糟了糟了?!?/span>

    “大家無聊的話,可以上中國庭審直播網,隨便挑感興趣的地方法院或者類型案件看,我竟然看了3個小時?!?/span>

    法治周末記者注意到,最近不少微博網友都在關注“中國庭審公開網”,甚至把看庭審直播當作“下飯視頻”來推薦。這些聲音的背后,可以看到近年來司法公開的透明、便民程度。

    近日,中國庭審公開網累計庭審直播突破800萬場,(2020)桂行終795號案件成為中國庭審公開網庭審直播第800萬場案件。

    中國庭審公開網是人民法院的四大司法公開平臺之一,自20169月正式上線運行以來,截至目前已實現全國4740家法院全接入、全覆蓋目標,日均直播量5712場,網站總訪問量超過259億人次。

    如今,只要拿起手機或者電腦就可以觀看全國各地人民法院的庭審現場。

    電視直播:按下全國法院司法公開啟動鍵

    實際上,我國的庭審直播第一次嘗試是在24年前。

    199312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法院法庭規則》(以下簡稱《規則》),規定經過法院批準,媒體可以進行庭審直播。

    《規則》出臺3年后,迎來了全國首次電視直播庭審,第一個吃螃蟹的是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1996214日和216日,廣州電視臺與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全程直播了“12·22”廣東番禺特大劫鈔案的庭審現場,這是全國首次電視直播庭審。時任廣東省委書記謝非在當年31日的省政法工作會議上指出:“法庭直擊”全場直播番禺劫鈔大案是一種好形式,是新的突破,是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的新路子。

    彼時的庭審對許多人來說是帶著神秘感的,而如此長時間的庭審直播,無論對中國司法史還是對中國新聞史來說都稱得上首次。

    1998415日,時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在全國法院教育整頓工作座談會上發表講話,強調法院要自覺接受輿論監督。肖揚提出,要把憲法和法律規定的“公開審判”制度落到實處。各類案件除涉及國家機密、公民個人隱私、未成年人犯罪以及法律另有規定不予公開審理外,一律實行公開審理制度,不許實行“暗箱操作”,公開審理案件,除允許公眾自由參加旁聽外,逐步實行電視和廣播對審判活動的現場直播,允許新聞機構以對法律自負其責的態度作如實報道。

    此后,部分法院與電視臺一起探索電視直播的道路,第二只靴子落在了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1998711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十大電影制片廠訴北京天都電影版權代理中心、天津泰達音像發行中心、中影音像出版社侵犯著作權案。中央電視臺對庭審全程進行了現場直播,再次通過電視向全國觀眾現場直播法院庭審過程。

    此次庭審電視直播后,國內外新聞媒體給予了積極評價,稱“北京市一中院的措施是中國民主法制制度向前邁進的一大步”。而更積極的評價則認為:這是中國法院首次敞開大門,讓百姓和媒體現場旁聽庭審,從此按下了全國法院司法公開的啟動鍵。

    不過,電視直播庭審的方式在法律界引起了些許爭議,部分聲音主張不宜開放庭審直播,認為“在直播情形下,鎂光燈的閃爍、媒體人員的走動,會影響法官的審理和當事人的情緒;媒體人士的傾向性意見,也有可能會影響大眾,產生‘輿論審判’的情況”。

    中國傳媒大學政治與法律學院副院長王四新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在電視直播的時代,電視臺工作人員會到法院進行架機位、錄制,確實會存在其他人員在場影響庭審的問題。

    “單純的依靠電視臺的技術人員很難大規模開展庭審直播,在遵守庭審紀律上就有困難,加上機位的架設對于顯示不同人的地位、揭示庭審過程的情況等都會有不同的影響?!蓖跛男抡f,這些都需要專門的力量來處理,但由于需要大規模的投入,在當時的情況下各地方法院很難實現。

    圖文直播:標志著庭審直播的常態化

    沉寂幾年之后,庭審公開的形式從電視直播慢慢轉向圖文直播。

    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批準成立中國法院網。20055月,中國法院網開辦了中國第一個庭審網絡圖文直播欄目,開始探索圖文網絡直播的方式。

    實際上,在中國法院網開辦圖文直播欄目之前,20034月,北京法院網就率先嘗試了圖文直播“非典第一案”——北京市民張某某謊稱患有非典(SARS)持刀威脅一售貨員案。

    201011月,最高人民法院頒發《關于人民法院直播錄播庭審活動的規定》,其中明確,人民法院可以選擇公眾關注度較高、社會影響較大、具有法制宣傳教育意義的公開審理的案件進行庭審直播、錄播。

    2013822日至26日,備受關注的“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通過人民微博平臺和新浪微博平臺進行了直播,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實名認證的新浪官方微博發布了151條微博、近16萬字的圖文,讓公眾及時了解庭審過程和案件信息。

    此次法庭審理創造了萬人刷網的網絡奇觀。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2013829日披露的數據顯示,截至82618點,人民微博平臺@濟南中院共發布薄案相關微博內容151條,新增粉絲51余萬,總閱讀數達5.2億,總轉發數68045次,總評論數44333條;在新浪微博平臺共得到637811次轉發和38219條評論。

    多年積累沉淀之后,直播庭審從地方法院單打獨斗走上了國家統一規劃的高速路。

    201312月,由中國法院網開辦的中國法院庭審直播網開通,公眾在家里點擊鼠標,就可以看到來自全國各地法院一些案件的庭審實況。

    時任清華大學法學院院長王振民曾對中國法院庭審直播網的開通給出高度評價,他認為,設立庭審直播平臺是中國全面推進司法公開的重要舉措。“有了這個平臺,意味著庭審直播將面對更多公眾,而設立‘庭審回顧’和‘庭審預報’這兩個欄目,則標志著庭審直播的常態化,最大限度保證了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庭審直播平臺的設立進一步顯示了中國司法機關在司法公開方面自我改革、自我革命的決心?!?/span>

    王四新認為,圖文直播與電視直播屬于兩種概念,但以薄熙來案為例圖文直播顯示了法院強大的掌控力,“薄熙來案使用圖文直播的形式公開審判過程,在這背后配備了強大的案件處理人員特別是文案人員。用文字直播的形式法院能夠掌握主動,在審判中避免了一些極端情況”。

    視頻直播:庭審公開工作進入新階段

    在中國法院庭審直播網開通之前,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就開啟了網絡視頻直播的先河。

    20074月,浙江省高院對浙江上風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與寧波聯眾國際物流有限公司海上貨運代理合同欠款糾紛進行二審公開審理。據統計,庭審期間,有5000多人登錄網站觀看實況直播,不到一天,就引來18萬次點擊量。

    緊隨其后的是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848日,上海一中院通過東方網現場直播英國雷茨飯店有限公司與上海黃浦麗池休閑健身有限公司的商標侵權糾紛案件的庭審過程,庭審實況同時通過中國法院網和人民網進行了網絡圖文即時傳輸與無延時視頻直播。

    201671日,中國庭審公開網上線試運行,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對所有公開開庭審理的案件在該網站實行互聯網直播。據悉,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最高人民法院庭審直播觀看量達3343.5萬次,點播觀看量達3億次,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高度評價。

    同年926日,中國庭審公開網正式開通運行,要求全國各級法院在該網站公開庭審活動。標志著法院庭審公開工作進入新階段。

    一些廣受關注的重大案件,通過視頻直播的形式向公眾公開。

    20年前的“家電梟雄”顧雛軍在2005年因虛假披露財務信息問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2008年,顧雛軍被判有期徒刑10年。在被關押7年后,20129月,顧雛軍獲減刑出獄。之后他便提出申訴,認為之前的判決錯誤,請求改判無罪。

    2018613日至14日,最高人民法院在第一巡回法庭大法庭公開開庭審理“顧雛軍等虛報注冊資本,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資金再審”一案。

    由于顧雛軍再審案件備受社會關注,最高人民法院決定庭審活動通過中國法院網、中國庭審直播網、最高人民法院官網及官方微博進行全程圖文直播,直播中,不僅包含了庭審的全部內容,更將庭審中的諸多細節,如被告人哽咽、審判人員維持法庭秩序等囊括其中,十幾萬字的庭審實錄,直觀、全面、生動地展示了庭審實況。

    這場長達15個小時的庭審,創下了當時國內案件第一天持續審理最長時間的記錄。

    截至2018614日晚12點,最高人民法院新浪官方微博設置的#顧雛軍案再審#話題閱讀量達1908.2萬,最高人民法院頭條號的瀏覽量突破了500萬,最高人民法院官方網站的直播頁面瀏覽量達到276萬。

    北京市律師協會互聯網訴訟研究會研究員趙華向法治周末記者表示,庭審公開的形式不斷完善,從最早的廣播、電視再到目前的互聯網直播,便利性、交互性不斷提高;從最早的單向收看到目前可以通過留言、評論、回看等形式,加強了公眾的參與感。

    探索中穩進:對司法人員提出更高要求

    近幾年來,全國各級人民法院著力打造開放、動態、透明、便民的陽光司法機制,不斷推進庭審直播工作,取得優異的成績。

    6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聯合發布的《中國法院信息化發展報告No.42020)》中披露,2019年,全國法院庭審直播次數大幅度提升,達到390.3771萬次,直播率33.2%,相比2018年提高17.4%。

    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為例。1月,廣州中院獲評“優秀直播法院”。實際上,從“12·22”廣東番禺特大劫鈔案以后,廣州中院就沒有停止過研究直播庭審的腳步。

    據悉,自2017年起,廣州中院連續3年直播案件數在全國中級人民法院中排名第一。僅2019年,廣州中院在中國庭審公開網上就累計直播案件19489場。

    在王四新看來,在公眾監督之下的庭審更有利于保障司法審判的公開透明和公正,“具有普法和示范效應,在直播庭審的過程中法官、律師要講述法理、引用法條,對于任何收看庭審直播的人來講都是一堂法制教育課;還具有樣本意義,法律從業者通過直播可以看到法官對同類案件的處理思路進行業務研究,而且對完善司法規則、規范司法體系等也有所助力”。

    趙華認為,庭審以直播的形式公開,有助于消除人們對于司法“黑箱”操作等誤解,讓公眾對于司法公正有更直觀的認識,“直播庭審能夠體現司法公正、公開、透明等原則,能夠起到良好的普法作用以及輿論監督效果”。

    然而,直播庭審是落實審判公開制度的有力推手,更是檢驗司法人員業務水平的一把“雙刃劍”。

    此前備受關注的“快播案”公訴人就曾因此備受質疑。

    2014422日,據群眾舉報,播放軟件快播涉嫌傳播淫穢信息遭警方調查。2014626日,深圳市市場監管局正式對快播公司送達《行政處罰決定書》。201488日,快播負責人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歸案,經國際司法合作渠道由相關國家移交中國警方。

    由于快播軟件受眾數量龐大,備受網民關注。201617日至8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對“快播案”庭審通過視頻進行了直播,總時長達到20多個小時。直播期間累計有100余萬人觀看視頻,最高時有4萬人同時在線。

    庭審法庭詢問環節,控辯雙方便展開了激烈爭論,快播公司及王欣等高管均稱無罪,且指出公訴人多處“常識性錯誤”?!肮V人列舉了這么多證據,在我看來有很多常識錯誤。公訴人通過搜索關鍵字說明快播和色情網站有關系,這是不合理的?!睂τ诠V人的陳述,王欣表示,“公訴人存在很多邏輯錯誤,互聯網常識錯誤,以及偏見?!?/span>

    此外,王欣對每次證據提取的視頻數量都不一樣提出質疑:“即便有第4次提取,色情視頻可能也越來越多,即便全部是色情視頻,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中國有多少人同時在看色情視頻?這合乎邏輯嗎?這明顯不合乎邏輯?!?/span>

    最終,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判處罰金人民幣一千萬元;被告人王欣犯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

    王四新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公開審理快播案有很好的警示作用,“快播受到多數青年人的支持,在一審宣判后就有很多人表示支持快播方。二審直播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對計算機技術的了解不全面,存在知識缺口。在輿論上出現向快播方的傾斜,最終給案件的判決也帶來了一定的影響”。

    基于此類情況,王四新建議要加強對整個直播流程的事先預判,“在直播前對案件可能存在的風險點或者輿論方向提前做好應急預案,防止極端情況出現”。

    趙華認為,直播庭審有利于提高司法工作人員的業務水平,“公眾觀看的熱情持續增長使得社會輿論監督的力度空前加大,對司法人員的專業素質、業務水平、心理素質、應變能力等都提出更高的要求”。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