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中国

    “职业打假人”算普通消费者吗?

    2021-04-08 10:00: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终极目的不是赔偿,而是防患于未然,如何更有效地打假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46日,微博话题“一百多买包怀疑是假LV(路易威登)”登上热搜。

    1818黄金眼爆料,浙江的李先生在某电商平台花费一百多元入手了一件手包,收到包裹一个月后,李先生以异味重,怀疑包包是LV仿品、假货为由要求退货,结果被客服以及掌柜拉黑。

    媒体与商家取得联系后,商家承认是高仿,但商品页面中均未提到LV字样。这一点李先生并不认同,因为该包皮面上印有和LV颇为类似的字母标识:“我以为是LV100多元买LV明显不可能,但我看着像LV。”

    李先生“知假买假”的这番话语,引发了记者的疑问,直问李先生是不是“职业打假人?”他称,“我不算职业打假的,只是觉得这东西是坑害消费者的”。李先生的行为立即引发网友对“职业打假人”的热议和关注。

    从诞生之初,“职业打假人”这一身份就伴随着诸多争议,“知假买假”后请求“10倍赔偿”等惩罚性赔偿,法院是否予以支持,在法学界和审判实践中都存在不同认识。

    今年3月,有媒体从裁判文书网14338篇涉及“职业打假人”裁判文书中,选取了2019年至2021年间100份裁判文书,梳理了各地法院针对“职业打假人”的判决结果,发现多地法院的判决并不认可“职业打假人”为“消费者”这一身份。其中66份驳回了“职业打假人”的诉讼请求,32份支持“职业打假人”的赔偿请求。

    漯河:不是普通消费者,属变相经营行为

    近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份判决,认定“职业打假人”不是普通消费者,以索赔为目的进行的购买商品活动,属于变相的经营行为。

    20191022日,张明亮在黄滕百货食品店开的网店购买雪域骨痛王两百盒,其通过支付宝付款3560元。之后,张明亮以产品上标明的生产厂家,郑州康为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注销,在有关政府官网上查询不到该产品生产许可证号,系假冒伪劣商品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黄滕百货食品店退还货款3560元,并支付10倍赔偿金35600元。

    在诉讼中,张明亮称,自己是为日常生活需要购买的该产品。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消费者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其权益受本法保护”。另外,食品安全法规定,“对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享有索要10倍赔偿的权利”。

    一审法院认为,张明亮不属于“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而是以索赔为目的进行的购买商品活动,购买商品是索赔中的一个环节,其行为整体具有营利性,属于变相的经营行为。

    一审法院查明,张明亮在多起诉讼中以商品质量问题为由主张10倍索赔。结合其另有多起同样案件的情形,对张明亮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以生活消费为目的购买涉案产品的主张不予采信,对其要求支付10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张明亮不服一审判决,向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判决被上诉人赔偿上诉人10倍赔偿金35600元。他主张,其购买的商品是生活资料,他就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所指的消费者;坚持职业打假者依旧是消费者身份。

    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支持一审法院的认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青岛:职业打假者也是消费者

    针对“消费者”身份的认定,在审判实践中存在不同认识。

    20206月,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支持“职业打假人”10倍赔偿请求的判决书引起广泛关注。

    20187月,山东省菏泽市的韩冰(化名)明知青岛一家超市出售的意大利产SALVALAI红酒上,没有粘贴中文标签,属于禁止进口的产品,分两次购入了12瓶意大利产SALVALAI红酒。随后,韩冰以超市明知其不符合我国食品安全标准仍然向其出售,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权益为由,向李沧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决被告返还其货款20160元;被告向原告支付货款10倍赔偿金201600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超市经营者张帆(化名)向法庭提交了广东某地法院的4份生效判决书,证明韩冰以所购产品没有中文标签为由,起诉了多个不同商家要求退还货款并支付10倍赔偿,法院均未支持其主张10倍赔偿的请求。

    李沧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双方争议的焦点之一在于,韩冰是否属于消费者。此案中,韩冰当庭出示了全部涉案红酒,可以证明其未饮用。而韩冰之前也曾数次购买之后向法院提起诉讼,可以认定韩冰在超市购买涉案红酒的目的是为了营利,故其不属于消费者。且韩冰未举证证明购买涉案红酒受到损害。据此,李沧区人民法院未支持韩冰10倍赔偿的请求。

    李沧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后,韩冰不服提起上诉。对于韩冰是不是消费者,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与李沧区人民法院产生了根本上的分歧。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知假买假索赔,职业打假人也是消费者。

    青岛中院认为,打假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获利,任何人诉讼都是为了利益。不能因为当事人的目的是为了获利,法院就驳回起诉者的诉讼请求。利益分为合法利益和非法利益,法院保护的是合法利益,否定的是非法利益。要求法院支持制假、售假者的利益而否定打假者的利益,是与制假、售假者一个立场的腔调。有些人把法律的枪口对准打假者,做出让打假者痛,制假、售假者快的事情,背离最基本的人民意志。因为人人都是消费者,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人民的意志。打假也需要专业,如果多次打假可以定义为职业打假者,那么职业打假者就是消费者的先驱,自然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保护。

    最终,青岛中院判决超市向韩冰支付10倍赔偿金201600元。

    维权还是唯利

    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最早源于1994年施行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其中第四十九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

    “设立惩罚性条款的初衷是防治假冒商品、欺诈服务,为消费者打假索赔提供法律依据。在当时的历史阶段起到了很好的宣传示范作用。”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郝庆丰回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惩罚性条款设立的初衷是以发动群众打击假冒伪劣商品为目的。

    1995年,打假快手主播辛巴的王海,在北京通过12副假冒索尼耳机开始他的打假人生。

    据郝庆丰回忆,最初的打假新闻爆出后,公众舆论比较积极,但不久后,打假索赔逐渐朝职业化方向发展。

    随着消法的修订和法院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规定的发布,将“职业打假人”的队伍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4315日,修订后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3倍;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500元的,为500元。

    2013122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三条规定,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这意味着通常情况下,购物者应当认定为消费者,“知假买假”行为将不影响消费者维护自身权益,可以主张惩罚性赔偿。

    在郝庆丰看来,一些守规矩的“职业打假人”对市场消费环境起到了净化作用,有助于弥补消费者个体维权动力不足的问题。但他还提出,高额的赔偿金额,让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有可乘之机,也滋生出一部分恶意索赔、敲诈勒索等行为,对于此类行为应该予以分辨和打击。

    食品、药品之外逐步遏制牟利性打假

    司法实践中,对于是否应当支持“职业打假人”的行为,一直存在较多争议。“职业打假人”是否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界定的消费者的范畴,已经成为审判实践中困扰审判人员的一大问题。

    针对“职业打假人”的问题,相关部门出台过相关规范进行规制。

    不仅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明文规定了食品、药品领域“职业打假人”的惩罚性赔偿请求权。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在某答复意见中表示:“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适时借助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等形式,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202011日起施行的《市场监督管理投诉举报处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不是为生活消费需要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或者不能证明与被投诉人之间存在消费者权益争议而发起的投诉,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不予受理。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认为,以疑假买假索赔为业的人,可以依法行使民事权利,这样的行为可以有效遏制制假售假的失信行为。若“职业打假人”以自然人或者消费者的身份疑假买假,可以以消费者的身份行使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的惩罚性赔偿请求权。倘若“职业打假人”依法注册公司,并依法接受受害经营者或消费者的委托,为其提供维权的咨询或协助服务,则此类公司不能依据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行使惩罚性赔偿请求权,但有权请求委托人支付约定报酬。

    “这两类人只要是依据法律的规定行使权利,都应该受到尊重和保护,但维权也要依法依规,如果存在敲诈勒索、设圈套等情况,那就触碰了法律底线,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刘俊海说。

    郝庆丰认为,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终极目的不是赔偿,而是防患于未然,如何更有效地打假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男阳茎进女阳道动作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