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海外動態

    美國大選前瞻:拜登民調占優 大選后不確定因素多

    2020-10-22 08:03: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資料圖

    相比選舉本身,人們更加關心的可能是這次大選所伴隨的爭議和混亂甚至暴力,以及對美國政治制度造成的傷害

    王品達

    還有不到兩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就要舉行了,一些州的提前投票也已經開始。隨著選戰進入尾聲,大選的形勢也逐漸明朗起來:拜登極有可能當選總統,民主黨在國會選舉中也占據著巨大優勢。

    不過,新冠疫情之下,今年的選戰也顯得格外特別。更多選民會為了降低傳染風險而選擇郵寄選票、提前投票等方式,計票的時間可能會拉長。再加上特朗普在發言中屢次試圖破壞選舉合法性,使得今年大選前夕的選情前所未有:比起大選結果本身,大選后會發生什么,更具有不確定性。

    民調和模型均顯示民主黨占優

    2016年大選中,希拉里民調占盡優勢卻最終輸掉大選的經歷,讓不少人對于民調和選舉模型的價值產生了嚴重懷疑。今年的民調中,拜登也是長期穩定地領先特朗普,于是,很多人也以堅決不信的態度來對待這些民調。但是,通過對民調數據的觀察,我們有理由相信,今年與2016年不同。

    今年,拜登在大選民調中對特朗普的領先優勢更巨大、更穩定。2018年中期選舉時,女性選民和郊區選民倒向民主黨,幫助民主黨奪回了眾議院。今年大選中,民主黨在2018年優勢的基礎上又有所積累,再加上新冠疫情后,部分老年人也倒向拜登,使民主黨獲得了更大優勢。

    3月,新冠疫情在美國暴發后,拜登在民調中就一直維持著平均5%左右的領先優勢。5月底6月初,美國明尼蘇達州發生了弗洛伊德死亡案,使得警察對黑人的暴力執法問題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特朗普與共和黨人本來希望像1968年的尼克松一樣打出“法律與秩序”牌,希望游行示威帶來的混亂能對自己有利。但是,事與愿違,拜登在民調中的支持率上升到了50%以上,而且平均領先優勢也進一步擴大了,達到7%8%。到了9月末10月初,特朗普在第一次總統辯論中胡攪蠻纏,隨后又確診了新冠,拜登在全國民調中的優勢更是擴大到了10%以上。

    搖擺州的情況對特朗普來說,同樣不容樂觀。2016年,特朗普贏下了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等中西部搖擺州,這被認為是特朗普獲勝的重要原因。而今年,《紐約時報》于10月進行的民調顯示,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領先特朗普8%,而在密歇根州領先10%,在俄亥俄州基本打了個平手。

    值得注意的是,在1996年以來一向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的亞利桑那州,拜登也已經領先了8%,可見,亞利桑那州“翻藍”之說絕非空穴來風。相比之下,2016年,希拉里在全國民調中的平均支持率從未超過50%,領先優勢也小得多,搖擺州的民調差距也沒有今年這么大。也就是說,即使民調的預測跟2016年一樣離譜,拜登依舊能保留相當大的優勢。

    這一優勢也體現在了目前主流的選舉預測模型中?!督洕鷮W人》雜志今年的選舉預測模型顯示,拜登有92%的可能贏下總統大選,而特朗普只有7%。在眾議院選舉中,民主黨站在2018年中期選舉勝利的基礎上,有高達99%的把握在眾議院中贏得多數席位。參議院選舉雖然近幾次都不利于民主黨,但是,今年的大勢所趨,仍使得民主黨有75%的可能贏得參議院多數。著名選舉預測網站FiveThirtyEight也給出了與《經濟學人》雜志相近的預測結果??梢钥闯?,民主黨在本次大選中的優勢已成為主流共識。

    疫情之下和平選舉存隱憂

    3月,HBO推出了一部根據著名作家菲利普·羅斯的同名小說改編的架空歷史劇《反美陰謀》。在該劇的世界里,1940年大選中納粹同情者查爾斯·林德伯格擊敗了羅斯福。林德伯格治下的美國也成為了納粹同情者,主角猶太人一家生活在日漸增長的敵意和暴力恐嚇之中。最后一集的末尾展示了下次大選中政府官員在秘密焚燒羅斯福支持者的選票,而與此同時,主角一家在收音機前滿懷希望地收聽著選舉結果。

    下半年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使該劇的觀眾感到脊背發涼。我們知道,特朗普這些年來的驚人發言中,有很大一部分意在破壞選舉的合法性。早在2016年大選前夕,他就曾在一次競選集會上語出驚人:“我會完全接受本次選舉的結果……如果我贏了的話?!毙鹿谝咔楸┌l以來,特朗普更加頻繁地質疑今年大選的真實性和合法性,使得今年大選后的形勢可能面臨混亂和變數。

    首先是拒不承諾接受選舉結果。923日,特朗普在白宮記者會上再次被問及如果輸掉大選是否會承諾進行和平的權力交接。特朗普在回答中拒絕承諾和平的權力交接,只是說了“讓我們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我們知道,民主制度下的和平權力交接根本上取決于輸家及其支持者對選舉結果的接受。如果特朗普在輸掉大選后拒絕下臺,美國將會面臨非常棘手的情況,也很可能導致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對者在街頭發生沖突和暴亂。

    此外,特朗普還不斷地對郵寄選票的真實性和合法性進行毫無根據地攻擊。幾個月來,他在推特上、記者會上、競選集會上不下數十次地攻擊郵寄選票,聲稱郵寄選票是選舉詐騙的溫床,“他們會搞數以百萬計的假選票”。

    然而,他對郵寄選票的攻擊是沒有依據的。近幾年來,美國已有5個州幾乎完全采用郵寄選票的方式來進行選舉,其中還包括共和黨的基本盤之一猶他州。經驗表明,選票欺詐事件是極其罕見的。而且,特朗普本人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和2020年的初選中也是通過郵寄選票的方式來投票的,更加令人懷疑他攻擊郵寄選票的動機??紤]到民主黨人比共和黨人更認真地對待新冠疫情,因而也更傾向于選擇郵寄投票,特朗普和共和黨人攻擊郵寄選票也有著黨派利益的考量。

    選舉來臨之際,特朗普還或明示或暗示支持國內的極端組織,令人擔心選舉后出現暴力事件的可能。在930日的第一次總統辯論上,當被問及是否會譴責“驕傲男孩”等極右翼法西斯組織時,特朗普拒絕明確譴責,反而表示這些組織應該“退后一步,隨時待命”。雖然他事后發言譴責了極端組織,試圖挽回局面,但他這樣反復無常也已不是第一次了,辯論場上的原話造成的后果已然產生。

    所有這些事件,都引向一個令人憂慮的可能性:選舉日當天,統計現場投票后特朗普暫時占優,但隨著民主黨人占多數的郵寄選票的清點,拜登后來者居上,最終贏得大選。那么,如果特朗普在選舉日當天就自行宣布勝選,不承認郵寄選票結果的話,場面會非常難看,全國各地可能也會發生暴亂。

    另外,關于選舉結果的爭議很有可能最終以法律案件的形式起訴到最高法院。2000年,最高法院就曾在“布什訴戈爾案”中以5-4判決停止佛羅里達州的重新計票,事實上將總統寶座判給了小布什。5名保守派大法官全部支持了該判決。此事當時就被認為嚴重影響了最高法院的聲譽和威望。

    而今天,最高法院的形象與2000年相比也是每況愈下。特朗普上任以來,戈瑟奇、卡瓦諾兩名法官的提名,在參議院引發了非常丑陋的爭奪。而今金斯伯格法官去世,參議院的共和黨人又要搶在大選前,就將特朗普提名的巴雷特法官正式任命。這又使得最高法院關于選舉問題的判決結果可能失去公信力。

    總的來說,2020年大選的形勢從選情本身來看還是比較明朗的,民主黨占據著明顯優勢。但是,人們更加關心的可能是這次大選所伴隨的爭議和混亂甚至暴力,以及對美國政治制度造成的傷害。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