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多国立法开征“数字服务税”,意味着什么

    2021-04-01 09:22: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尽管多个国家已经通过了关于数字服务税的立法,但各国的立法和执法经验表明,搭建数字服务税法律框架存在多个难点

    视觉中国

    王凯

    数字服务税是指以数字服务的营业收入为课税对象的税种。随着近年来数字服务业在数据、电商、游戏、影视、科技等领域的多样化发展,数字服务业在各国经济的重要性不断增加,多国政府希望对数字服务的营业收入进行征税。

    数字服务的出现为各国税法体系带来新挑战

    实践中,提供数字服务的企业的实际运营地和购买其数字服务的消费者所在地有可能位于不同的国家。因此,传统税法中用于判断企业是否在某国或某地区具有纳税义务的“常设机构”这一概念,有可能无法被有效地用于判断某企业是否有义务缴纳数字服务税。

    在多国的现行税法框架下,用户所在地的税务部门有可能难以要求此类企业对于数字服务的营业收入缴纳税款。而企业也更倾向于选择在税率较低的国家或地区进行注册和实际运营,这一现象加速了各国数字服务税的立法。

    迄今为止,已有包括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通过立法的形式将数字服务税纳入本国税法体系。

    譬如,英国政府自202041日正式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其课税对象是通过提供搜索引擎服务、社交媒体服务以及在线商城服务这三类服务而获取的且源自英国用户的营业收入,税率为2%。如果其企业年度营业收入超过5亿英镑,且其中超过2500万英镑的营业收入源自英国用户,则该企业应缴纳数字服务税。

    再譬如,法国政府对于201911日后的两类数字服务营业收入征收数字服务税。其税率为3%,课税对象则包括:用户间联络和互动的平台类服务、基于用户数据的广告服务。

    多国有望在今年中期达成数字服务税协议

    近年来,二十国集团(以下简称G20)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以下简称OECD)始终致力于将数字服务税纳入新的国际税收计划。但时任美国财政部长于2019123日提出的对于安全港规则的要求,导致这一过程长期以来停滞不前。根据安全港规则,若国际税收计划得以通过,美国企业将有权选择不遵守这一计划中的“支柱一提议”。近期,美国政府对于数字服务税的态度转变,有望使得此前曾停滞不前的由OECD主导的数字税征收计划获得进一步的进展,并促成各国在今年中期达成数字服务税协议。

    根据G20官网消息,在226日举行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中,面对全球化与经济数字化带来的新挑战,与会者对于改善现行国际税收制度的紧迫性加以关注,并对于致力于在2021年中期前完成一个全球性的并基于共识的税收解决方案达成一致意见。

    此外,根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此次会议上表示,美国将放弃对于安全港规则的主张。德国财政部长和法国财政部长均对美国的态度转变表示了认可。

    据报道,在316日,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与财政事务的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对于美国的这一态度转变表示欢迎。东布罗夫斯基斯称,欧盟自身的数字服务税征税规则也将在2021年中期之前完成,并能够与OECD的规则互补且与WTO的规则共存。同时,他也希望能够从2023年开始将这一税收用于辅助欧盟的运行。

    搭建数字服务税法律框架尚存多个难点

    尽管多个国家已经通过了关于数字服务税的立法,但各国的立法和执法经验表明,搭建数字服务税法律框架存在多个难点。

    其一,数字服务的定义需要明确。

    课税对象是用于区分不同税种的判断标准之一。就数字服务的定义而言,已有的数字服务税立法往往通过列举的方式确定课税对象的具体种类。但在实际的执法过程中,税务部门仍然有可能需要结合实际情况判断某项服务是否属于数字服务。

    譬如,英国数字服务税的课税对象包括通过提供社交媒体服务所产生的营业收入。此处的社交媒体服务是指对于用户所创造的内容进行分享的服务,这一内容分享应构成此类服务的重要特征。而在判断在线游戏服务的营业收入是否应被纳入社交媒体服务的范围之际,立法者则要求税务机构采取个案分析的方式判断用户所创造的内容是否是在线游戏服务的重要构成部分,进而判断是否对提供在线游戏服务的企业征收数字服务税。

    这意味着,如果税务机构认为在线游戏用户间的聊天功能是此类游戏的重要构成部分,且其年度营业收入和英国国内营业收入均符合法定最低额度,则提供此类在线游戏服务的企业就应缴纳数字服务税。

    其二,应避免双重征税。

    双边或多边税收条约能够有效避免双重征税的可能性。尽管有观点认为,OECD尚未在现行计划的“支柱一提议”部分提供足够的细节,但近期的新闻表示,由OECD主导的数字税征收计划以及欧盟内部的数字服务税计划均有可能在今年中期出台,这无疑为各国提供了积极的信号。

    此外,如果某项服务在被认定为属于数字服务的同时,其营业收入有可能被认定为属于其他税种的课税对象,也应关注是否有可能出现类似问题。

    数字服务税的特殊性使得双重征税问题不容忽视。当下,多国税法往往允许位于本国的跨国企业就已向其他国家缴纳的税款,通过已纳税凭证获取税收抵免。但由于数字服务税的课税对象是“营业额”,并非“所得额”,所以税务机构在针对数字服务的营业额征收数字服务税后,仍将对于数字服务的利润征收所得税。若通过将营业额和所得额同时纳入税收抵免对象的方式解决潜在的双重征税问题,则有可能减少企业所在国的税收收入。

    数字服务税与所得税共存的法律框架已在多个国家形成,因此有必要通过合理的方式避免双重征税的可能性。

    其三,需应对好成本转嫁问题。

    尽管数字服务税仍属于一种新兴的税种,但由于数字服务税往往涉及大型跨国企业,消费者在供求关系中很有可能处于劣势地位。因此,在提供数字服务的企业与购买数字服务的消费者之间,很有可能出现成本转嫁问题,即数字服务税最终因企业提高服务费用而由消费者承担。

    事实上,在英国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后,多家提供数字服务的企业均提高了针对英国客户的服务价格。这也意味着,数字服务税法律框架的制定,应结合各国国情,对多方因素进行评估,确保企业与消费者的利益得到合理的平衡。

    各国的数字服务税立法进展有所不同,对于数字服务税的态度也有所差异。

    近年来,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国家不断推进针对电商行业的增值税立法。

    电商服务与数字服务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有观点认为,可以通过征收数字增值税的方式避开数字服务税立法的多个难点,即在出售数字商品或提供数字服务之际征收数字增值税,这一方式有可能与各国现行消费税立法相兼容,无需为此重新立法。

    随着数字经济的到来,国际税收体系的新一轮调整不可逆转。多国开始征收数字服务税意味着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提供数字服务的跨国企业均有必要对这一现象进行思考,以在数字经济时代更好地继续发展。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男阳茎进女阳道动作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