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治日报社主办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副刊

    这部新法明确禁止的事情 不只大数据杀熟

    2021-07-15 08:45:00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周末

    视觉中国

    《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出台前,立法在具体如何平衡数据的开发利用、数据安全、网络安全方面,长期处于相对保守的状态

    《条例》一定程度上将这三者衔接在一起,在强调数据要素市场培育与数据安全管理的同时,又在数据安全管理中强调了网络技术防护的重要性

    刘建国 马军

    近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发布《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条例》以个人数据的人格权益、财产权益为主线,从数据要素市场、市场培育、个人数据权益保护三方面出发,寻找个人数据权利保护与数据如何市场化应用的平衡点。

    深圳市作为全国人大授权的经济特区,通过《条例》的制定率先在数据的基础性权利、综合性权利方面作出了探索。该《条例》也是国内数据领域首部基础性、综合性的立法。

    首次明确个人数据的权利属性

    我国民法典把个人信息保护放在人格权编,强调“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但并未像隐私权一样明确个人信息是一种权益或权利。《条例》则首次明确了个人数据的权利属性(亦即自然人对个人数据享有人格权益,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对其数据处理形成的产品和服务享有财产权益),对数据及其衍生产品或服务的权利归属作出了基础性的规定。

    这些年来,关于数据的权利属性与权利归属问题一直是理论和实务部门探讨的热点话题,这也是限制数据产业发展的核心问题。确定了数据权利的属性才能设计数据交易的商业模式,从而将数据转变为生产要素。同样,确定了数据的权利归属才能确定数据交易时财产价值的归属,合理分配数据要素产生的财产利益。

    确认数据所包含的人格权益和财产权益,为深圳市个人数据的权利保护与开发利用建立了一套新的利益平衡机制,也为国家数据立法作出了实质性的探索。

    众所周知,个人信息、数据以及网络技术之间存在紧密联系:个人信息在进行数字化转变后成为数据;数据则在加工处理后才能表达出其存储的个人信息;网络技术就是支撑和保障这些承载个人信息的数据在网络中运行和传输的基础设施。简单来看,三者就像是“货物-火车-轨道”之间的关系,相互依存,都需要以法律法规的形式明确予以保护。

    但在《条例》出台之前,我国法律法规均主要以强调个人信息、数据的保护为主:网络安全法中强调个人信息保护与网络安全;数据安全法强调数据的开发利用与数据安全之间要并重。但具体如何平衡数据的开发利用、数据安全、网络安全,立法长期处于相对保守的状态。而《条例》一定程度上将这三者衔接在一起,在强调数据要素市场培育与数据安全管理的同时,又在数据安全管理中强调了网络技术防护的重要性。

    明确禁止“劣币驱逐良币”、大数据杀熟等情形

    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是我国现阶段推动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而数据的大规模应用需要有关主体完善高标准的数据质量管理措施,提高数据本身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和时效性。否则,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将沦为空谈,甚至可能对国民经济高质量的建设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在我国,由于政府掌握着大量的政务资源数据,因此《条例》明确了市政府统筹规划数据市场要素的职责,指出政府应当培育、构建数据要素市场体系,推动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在市场主体方面,《条例》强调数据的市场化,明确市场主体在对数据进行合法处理后,对因此而衍生的数据产品和服务可自主使用、收益以及处分的权利。

    在市场培育方面,《条例》以政府统筹规划和推动为主,建立了一种全新的市场培育模式。例如,在市场培育方面制定数据要素培养的标准、数据处理活动的合规标准、数据产品(服务)标准和数据质量标准,并可要求市场主体依据相关标准合法交易。值得一提的是,《条例》还确立了政府应组织制定数据价值评估标准,该标准的确立将解决数据交易的过程中对于数据交易价值难以确定的问题。

    在公平竞争方面,《条例》明确禁止“劣币驱逐良币”、大数据杀熟、排除与限制竞争以及其他不当竞争的情形。在数据的收集和利用过程中,由于通过合规方式获得的数据成本昂贵,这就引发了市场中非法买卖数据的问题。此外,类似于商家销售产品中部分商家通过“以次充好”获取竞争优势的情形,数据产品或服务的竞争中也同样存在。这就需要通过立法规制,防止部分市场主体利用非法途径获取数据、非法提供相关产品和服务,进而塑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设专门机构求解“数据割裂”问题

    由于政府政务数据分散在各级政府部门之间,如果缺乏相应的制度设计,上下级部门、平级部门之间难以统筹规划使用数据,发挥数据的价值。

    针对这种情形,《条例》规定由数据工作委员会负责研究和协调本市数据管理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并针对上下级数据使用形成上级统筹、下级分管的形式。而同级部门之间数据使用则由数据委员会协调,其他各部门配合,有助于解决横向和纵向数据割裂的问题。数据工作委员会的设立,有利于从体系上保障政务数据的汇集、共享与开放,发挥数据的最大价值。

    目前来看,政府所掌握的数据仅约占全社会数据的20%,而且政务数据以信息公开为主,各级政府每年在维护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方面投入巨大。立足于政府公共服务职能,《条例》中将政务数据定位为公共数据,并向社会开放,但并未明确作为公共数据的政务数据可以开发利用。值得注意的是,《条例》首次征求意见稿将公共数据定位于新型国有资产,明确其数据权归国家所有,“由深圳市政府代为行使”,这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而《条例》正式稿则删除了上述内容。

    综上,《条例》在数据的基本权利和综合性权利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试图通过新的利益平衡构建新的机制。当然,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仍然面临诸多亟需解决的问题。但是随着未来数据市场化的探索,新的利益平衡终将实现。

    ■链接:

    《深圳经济特区数据条例》部分内容节选:

    第六十八条 市场主体应当遵守公平竞争原则,不得实施下列侵害其他市场主体合法权益的行为:

    (一)使用非法手段获取其他市场主体的数据;

    (二)利用非法收集的其他市场主体数据提供替代性产品或者服务;

    (三)法律、法规规定禁止的其他行为。

    第六十九条 市场主体不得利用数据分析,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施差别待遇,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根据交易相对人的实际需求,且符合正当的交易习惯和行业惯例,实行不同交易条件的;

    (二)针对新用户在合理期限内开展优惠活动的;

    (三)基于公平、合理、非歧视规则实施随机性交易的;

    (四)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

    前款所称交易条件相同,是指交易相对人在交易安全、交易成本、信用状况、交易环节、交易持续时间等方面不存在实质性差别。

    第七十条 市场主体不得通过达成垄断协议、滥用在数据要素市场的支配地位、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等方式,排除、限制竞争。

    责编:王硕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报纸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备10019071号-1 京报出证字第014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778号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老师用丝袜脚夹我好爽,日本爽快片100色毛片,男阳茎进女阳道动作视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