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清朝乾嘉年間的貪官何以多了條“活路”

    2021-11-11 08:27: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品讀寄簃公

    這個奏章是否起了作用,不得而知,反正羅源浩沒有因完限超時而被處死。要緊的是,從此就有了“秋審官犯予限完贓”的“例”。這被后來的秋審采用后,給不少貪官留下了活路

    沈厚鐸

    在清代秋、朝審各類案件中,“官犯”占有相當比重。對于官犯,向來都是抄沒家財,依罪判罰。到了清乾隆三十六年,因為羅源浩案,出現了“予限完贓,奏聞請旨”的新規。

    羅源浩何許人?

    他是乾隆元年二甲進士。乾隆下江南時,專門召見了這位浙江錢糧道的小官。

    這次召見,乾隆喜歡上了這位與自己年齡相仿的進士,想把他調到京城。羅源浩雖然口頭稱是,但卻面露難色。他心中惴惴,生怕皇上不悅。

    然而,乾隆雖有不悅,卻并不以為忤,反而發出了“人情喜外任而不樂京官,大抵皆然”的感慨。調京之事也就作罷。

    不久,羅源浩遷調云南糧儲道,莫名其妙地又讓他管起了煉銅廠。不料這位二甲進士,雖然策論寫得不錯,到了這銅廠,不但毫無建樹,而且幾年功夫就虧銀一萬一千兩。

    云南地方參了羅源浩一本稱其“因總理銅廠,濫放工本,積欠無著,應分賠銀”的奏章,得到了“加罰十倍,逾限即正法”的批復。

    乾隆三十六年,羅源浩仍有賠銀六萬兩未能完納,而限期垂滿,云南府于是進奏“呈乞展限”。這時的乾隆,似乎忘記了前面“逾限即正法”的批示,下了一道旨意:“羅源浩名下所有應追未完銀兩,著再展限一年,俟完繳之日,該部再行奏聞請旨?!?/span>

    據史料載,有人進了“羅源浩固罪無可寬,實系辦理不善,尚無染指情事”的奏章。這就是說,羅源浩雖然虧損了那么多錢,但都是管理不善造成的,他可沒一點兒貪污受賄啊。

    言外之意是——“皇上,您是不是也有點兒用人不當???”

    這個奏章是否起了作用,不得而知,反正羅源浩沒有因完限超時而被處死。要緊的是,從此就有了“秋審官犯予限完贓”的“例”。這被后來的秋審采用后,給不少貪官留下了活路。

    可見,對于給大清服務的官員,皇帝們常常還是很照顧的,即便犯了罪也常常盡量予以寬宥。

    清嘉慶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皇帝因為看到刑部按常例奏呈的“常犯情實改緩決,及常犯減等各折”,聯想到“官犯與一般犯人不同”。

    不同在哪兒?常常是官員犯法,與當地問刑官員都會有多多少少的關系。如果判得寬松,怕人說庇護,從而影響自己的官聲,所以一般“不敢輕擬寬減”。

    嘉慶皇帝看到這一點后,指出:“案情本有輕重之別,監禁年分亦有長短的區別。按以前的辦法,間或有經朕自己想起來的人,就專門降諭旨加恩宥赦??墒瞧溆喔鞣?,或許還有情罪較輕,沒有得到宥赦的人,不是就冤枉了嗎?”

    于是,嘉慶皇帝下了道諭旨,要求每年年終,列出在押官犯名單,并詳細注明“所犯事由、罪名及監禁年分并該犯年歲”,再次報告給皇帝親自審查,以便依據具體情況決定是否施恩寬宥。他還提出,將這一要求載入《則例》,成為正式的法律規定。

    《則例》,即清代中央各部的辦事規則。如刑部有《刑部則例》,吏部有《吏部則例》等等。因為嘉慶皇帝的上述旨意,從此《刑部則例》中多了一條“官犯年終匯奏”。這使“官犯”們又多了一個獲得寬宥的機會。

    對官犯的寬宥,也不是從嘉慶帝開始的。他的父皇乾隆皇帝就下過“官犯情實五次改緩”指示。

    《敘雪堂故事》記載:乾隆三十九年十一月初四日,乾隆皇帝給刑部下了一道御旨,稱“朝審情實官犯,舊案余存者太多,著交該部查明,有經五次未勾者,即改入緩決,但不得擅改可矜”。

    一些情實犯人,秋審勾決時,皇帝沒有勾決,但也沒有給予“可緩”的結論。這樣的犯人將繼續監禁于死牢,待明年會審再定。

    也就是說,雖得續一年壽命,但生死仍懸一線,來年也許就被勾決了。但對于有些犯人,尤其是官犯——常常是皇帝熟悉或知道的人,皇上有些惻隱,就暫留他一條小命,待明年再說。

    這樣一年又一年,有些犯人就在死牢里提心吊膽地熬了5年甚至更多年,仍未勾決,即謂之“五次未勾”。

    根據乾隆的上述旨意,這些官犯死囚改了緩決,就可以不死了。但乾隆還是留了一個“不得擅改可矜”的尾巴,意即朝審官犯死刑改緩后還得坐牢,不能輕易放歸自由。

    到乾隆四十二年十月初四日,乾隆又發了一道上諭。這道上諭把秋審所有人犯包羅在內了:“嗣后秋審、朝審情實官犯,有經十次未勾者,著刑部查明改入緩決?!?/span>

    但對官犯,還另有寬大:“官犯非常犯可比,既改緩決后,如遇應查辦緩決三次以上者,不得與常犯一例減等。其中或有應行寬宥者,俟朕隨時特降諭旨?!?/span>

    那些經過三次“緩決”仍不能定案的官犯,不能和一般犯人一樣,經三次秋、朝審不能定案即行減等。而是依據情況“隨時”予以寬宥。這就又給了在押官犯們送去了新的希望。

    可見,乾嘉時代,對官犯還是相當關照的。

    對官犯另一關照是對“官犯趕入秋審”的突破。地方官員初犯重罪,需要呈報刑部納入秋審,各省報送是有時間規定的,如果趕不上當年報送時限,罪犯就要在獄中等待來年秋審。

    為了讓官犯少坐幾天牢房,乾隆二十二年九月曾下旨:如果趕不上當年秋審,這些“官犯審擬結”的案件,還可以延長到本省秋審勾決人犯“行刑之日為節”,再“補疏提請”。這就突破了趕入秋審的規定時間,對官犯的關照也算是周到了。

    (作者為沈家本四世孫)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