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乾隆皇帝“看不上”的奏章,緣何被他悉心收錄

    2021-11-18 09:01: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品讀寄簃公

    奏章送到乾隆爺手中,英廉本想得到皇上的贊賞,誰知乾隆爺根本就沒看上節省的這點銀兩。他僅僅批了“知道了”三個字,算是同意了英廉的建議

    沈厚鐸

    清末修律大臣沈家本筆下的《敘雪堂故事》,記錄了乾隆年間刑部尚書英廉遞上的一份關于酌減秋審銀兩的奏折。這位英廉大人,其實應該姓馮,是漢軍旗人,他的六世祖馮志勇是內府包衣(家奴)出身,因立功脫籍。

    英廉經科考入仕。乾隆三十七年(1772),他以經筵講官的身份受命鞫查雄縣老百姓告知縣胡錫瑛私賣倉谷案。

    案情查實,但英廉為人寬厚,對胡錫瑛的處置不很嚴厲。結果英廉卻因擬罪寬縱,有包庇之嫌,被降一級留任。乾隆三十八年九月,他又被重新重用,并且升遷刑部尚書。對此,英廉十分感激皇恩,自然是要好好表現一番。

    上任之初,英廉查閱乾隆十九年刑部檔案時,看到了御史九成關于秋審卷冊刊印問題的奏折以及當時刑部答復的復議。特別是九成奏章與刑部復議中提到的節省開支一層,引起了這位新任尚書的關切。

    于是,他令有關人員,將歷年秋審費用集中報告。經英廉尚書歸納,這些資料形成了他奏章的第一部分:從乾隆六年開始,每年由戶部撥銀六千兩,作為秋、朝審費用,但一直入不敷出,年年要透支下年費用,到乾隆十九年,已經積債三千九百六十兩。

    這個情況,從九成奏章以后,有了轉變。“自十九年經御史九成奏準刪除招冊內重復情節,暨二十四、二十六、三十四等年將初次進呈清、漢黃冊及舊緩決招冊等項節次裁減,一切刊刻刷印工價比前較少,每年所領銀兩漸有余剩?!?/span>

    為了進一步印證自己的說法,英廉列舉乾隆二十四年、二十六年和三十四年的情況為例。他所舉的年份,是案件較多的年份。如乾隆三十四年秋審案件,就有一萬六百九十二起,人犯一萬八百四十九名之多。

    案多年分尚且可以節省,平常年份,當然可以節省更多。于是就有了“所有十九年以前不敷銀三千九百余兩,即以余剩銀兩補還。至本年四月奏銷,除全行補足外,尚余銀一千一百余兩”。

    多年下來,不但補足了之前透支的三千九百六十兩的款項,而且還有一千一百余兩的余額。且“上年應領銀六千兩,已照向例于上年歲底支領到部,核計本年用過銀數,約亦可余銀千兩”。

    這足以證明每年撥銀六千兩是用不完的,也就充分證明奏章開頭:“為奏明酌減秋審銀兩以歸實用事”的立意是完全正確的。所以,英廉尚書提出了:“竊查臣等詳細酌核,向后辦理秋、朝審等項,約計每年需銀五千兩即可敷用,似不必仍前請領六千兩,轉致積存?!?/span>

    六千兩用不完的,“應請自三十九年為始,將應領銀六千兩酌減一千兩,止領五千兩,以歸實用”。英廉認為,以后只領五千兩就夠了,如今刑部剩下的兩千多兩銀子,可在今年印領的五千兩中扣除。話到此,并沒有說完,他繼續說:“嗣后遇有余剩,即于歲底應領銀兩內接數扣除”??梢?,英廉真要厲行節約了。

    不過老于官場的英廉,還是給自己留了一個后手:“倘有不足,仍照向例在預領明年奏銷銀兩內動支?!币簿褪钦f,萬一不夠,還是像以前一樣,再透支次年的款項。

    奏章送到乾隆爺手中,英廉本想得到皇上的贊賞,誰知乾隆爺根本就沒看上節省的這點銀兩。他僅僅批了“知道了”三個字,算是同意了英廉的建議。

    秋審檔案中各種奏章無數件,沈家本為什么選錄了這么一件僅僅是一年節省區區千兩銀子的奏章呢?這恐怕與他嚴謹清正的生活態度有關。

    在沈家本的最后一本日記——《壬子日記》(1912年)十二月初九日的記述中,流露出他對日本人簡樸之風的推崇。

    這天的日記中,沈家本寫道:客人王竹林從日本歸來,說日本人的勤儉是國人之不可及。一個例子是,國王請客,吃飯的人要自己交錢,而且只有“二錢”。聽到此處,沈家本感嘆說:“儉如此!”

    王竹林又說:一位日本大臣,曾充任中國參贊。這位參贊說,自己曾經參加中國的宴會,聽說每人須費四百金,且為國家公款。沈家本又感慨:國家“如此妄費,安得不貧?”

    王竹林接著說:日本舉國無不效仿上層的節儉。他在日本時的寓友認得一個女孩,家境十分貧困。她讀了小學三年,就入工廠作工,每天都把工資四毛存入銀行。日日如此,女孩竟積至百數十金。

    此外,在日本,就算是中等階層以上的人,也無日日吃肉之事。下等收入的家庭,就更不用說了。聽了王竹新的介紹,沈家本嘖嘖不已。

    其實,沈家本在其一生中,也是秉承家傳、勤儉持家。推至公務,他則克勤克儉。從他為創辦法學研究平臺,捐資創辦《北京法學會雜志》的舉措,就可以看出他的克己奉公。

    在筆者看來,沈家本之所以選錄英廉的上述奏章,一方面是為了記錄了秋審經濟來源的變化,另一方面也能讓讀者從中品味到他的那份苦心。

    (作者為沈家本四世孫)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