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xba50"></wbr>

<source id="xba50"><ins id="xba50"></ins></source>
    <track id="xba50"></track>
    <acronym id="xba50"></acronym>

  1. 中央政法委機關報法治日報社主辦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副刊

    《法海拾貝》里中國法學院的“交大方案”

    2021-11-18 09:11:00 來源:法治日報·法治周末

    ■書名:《法海拾貝》

    作者:季衛東

    出版社:商務出版社

    本書則是以短篇札記的形式,展示了一位法學教育家在大時代背景下,躬行創業過程中所迸發的思想火花

    陳新宇

    《法海拾貝》是季衛東教授的新作。該書收入了作者從2008年歸國以來的學術性質隨筆凡55篇,分為四輯,即“正誼明道的召喚”“陶冶英才的模型”“書齋內外的風景”和“法治國家的光影”。

    如果說作者以前更多是通過《法律程序的意義》等長篇論文享譽士林,以一個嚴謹的法理學家的角度觀察、思考法治中國問題的話,本書則是以短篇札記的形式,展示了一位法學教育家在大時代背景下,躬行創業過程中所迸發的思想火花。如果讀者有過這兩類文體的閱讀體驗,可能會發出“長論短札總相宜”的感慨。

    法學院的“三三制”

    作者從2008年歸國,先后投身于上海交通大學法學院和校級跨學科研究新平臺的建設。如何在一所工科背景的大學中辦出有特色與標識度的法學院,在國內與國際激烈的法律教育競爭中脫穎而出,是其面臨的挑戰與任務。

    時間是檢驗成果最好的方法。十余年過去,上海交大的法律學科已經穩居QS世界排名的百名之列,成為國內領先的法學院。實現其回國時承諾的目標,證明了作者領導的法律教育改革卓有成效,蔚然可觀。

    可以說,有關改革理念、構思與具體措施的相關內容占據了本書的主要篇幅。尤其在作者作為院長的各種演講稿中,中國法學院的“交大方案”躍然紙上,有心的讀者正可徜徉其間,一窺究竟。

    爬梳《法海拾貝》的字里行間,“三三制”是出現頻率最多的字眼。所謂“三三制”,指“本碩貫通培養的新模式,即法律本科教育在第3年結束后,從第4年開始分流。

    也就是說,讀完法學本科大三的學生中,傾向于到企業或者政府就業的學生,將繼續在現有的體制下接受4年的法律本科訓練。而另一部分準備從事律師、法官、檢察官職業的學生,經過一定的選拔程序,從四年級開始轉入高層次法律職業教育軌道,加上碩士的兩年,一共接受三年的專業化訓練。

    這種以培養高素質職業法律家為鵠的的法律教育新模式,主要是針對新世紀以來中國法律教育培養目標定位不明晰而造成的尷尬局面所提出的解決方案。該窘境表現為:一方面諸多法律院系培養出數量驚人的學生在就業市場上供過于求,另一方面現實中又缺乏真正具備專業素養尤其是精通涉外事務的法律人才。

    管見以為,這種分流培養的新模式使法律教育主體雙方皆可獲益。教育方可以更為合理從容地設計課程,尤其是處理通識與專識教育的關系,受教育方可以對學業規劃具有更清晰的預期性與一定的選擇權。

    綜合之下,該模式能夠在很大程度上糾正當下法本法碩與非法本法碩、學術型碩士與專業型碩士區分度不明顯的弊端,并且使得本科第4年這一原來教學“雞肋”的學年變得關鍵且富有效率。

    這種新模式設計,既借鑒參考了域外經驗,又發掘汲取了傳統資源。前者例如日本法科大學院的改革得失,后者例如交通大學前身南洋公學里培養現代政經人才的“南洋特班”。這體現了作者既注重他山之石,亦留意漢家故事,兼容并蓄的視野風范。

    更需要指出,“有其法者,尤貴有其人矣”。在固有的框架格局下,一種新的制度設計能夠打破常規,付諸實踐而不只是紙上談兵,所謂做事不易,作者知行合一的執行力尤其令人感佩。

    那個時代學術傳承的佳話

    作者在對法學教育進行精心制度設計的同時,也強調師生們價值情懷的追求、凝聚和塑造,例如,本書中的《追求卓越的責任》《為了法學殿堂的獨立、理性以及尊嚴》《劃時代的2020:希望、榮光以及責任》等文。這種表達情感方面的內容同樣體現在其私人的求學經歷與師友記憶之中,通過這些珍貴的鮮為人知的故事,留存下那個時代學術傳承的佳話和中國法學淳厚長者們的人間影像。

    作者作為恢復高考后“新三屆”即1977年、1978年、1979年大學生的一員(1979年江西省的文科狀元),指出了當年在北京大學里,學生和老教授們形成了“隔輩親”的特殊師生情緣。

    一方千軍萬馬過獨木橋,對知識虔誠渴望,具有書生意氣揮斥方遒的情懷,一方歷經運動飽經滄桑,終得以重返三尺講壇傳道授業解惑,具有時不我待的緊迫使命感。金風玉露一相逢,便有了特殊的化學反應,并在后來出現了中國教育史上新三屆人才輩出的現象。

    這波因為時代因素的風云際會,這段期間不計功利、師慈生敬的導學關系,這種真理與知識面前人人平等的學術氛圍,雖然如今不可得,但尤其值得當下學界學習、借鑒與反思。

    在師長之中,沈宗靈教授(1923-2012)和羅豪才教授(1934-2018)享有專章。這對于如同筆者這樣生也晚,沒有親炙受教機會的讀者而言,正可以通過這些追憶文字來加深對他們的性格與人生的了解。

    關于沈宗靈先生,我們不免會感慨其退休后的孤寂和一生對學術的執著。作者在書中曾簡單提到2007年其去探望已經搬離中關園北大教師公寓的沈先生,并叫車請他到附近一家海鮮酒樓接著談的一段往事。如果對照齊海濱教授曾在一篇真摯的紀念文章中專門提到沈先生愛好美食,我們便可意識到本書作者尊師重教的貼心之舉。

    關于羅豪才先生,我們會感嘆其位居廟堂之高仍保留謙謙君子之風,對自己提出的行政法領域引發爭議的“軟法”學說并不以勢壓人。就我個人而言,曾有過向學界長輩溫和地提出商榷意見,卻遇到超乎想象強烈反應,乃至一度懷疑當代中國所謂呼喚學術批評只不過是某種場面話,當不得真。此番閱讀羅豪才先生的往事,想起自己的經歷,兩相對照,正可以看出不同學者在修養和格局上的落差。所謂君子德風,學問代有才人出,學者風范雅量或許更有永流傳的意義。

    《法海拾貝》的筆端兼具理性與情感,通過現代中國一位杰出法學家的視角,折射出個人與時代、過去與未來、中國與世界等多重維度的關系,其不僅可以作為一本法律教育史的傳世文獻,亦可以從法學學術史、心靈史等角度加以觀察理解。

    風從海上來,潮起又潮落。如果將閱讀此書的讀者譬喻為趕海的人,那么你不僅會尋覓到心中掛念的精美貝殼,還可能發現其中晶瑩閃爍的珍珠。


    責編:王碩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廣告征訂 | 本站公告 | 法律聲明 | 報紙訂閱

    版權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fuhao5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

    京ICP備10019071號-1 京報出證字第014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778號

    日本高清在线www3344